棺材里出来了一个艳鬼

卉卉 2018年1月5日 阅读量: 2647 只看楼主

  最近我们村出了一件大事,村里的一个女大学生走夜路的时候,被人给糟蹋了,据说第二天这个女孩被找到的时候,一丝不挂的吊在一颗歪脖子树上,浑身紫青。

  今天邻村的发小打电话给我,让我去她家玩,本来我就捂得快发霉了,所以很爽快的就答应了,本来想着上午出门,中午吃了饭就回来。

  走着走着,我猛然停了下来,我感觉我的身后好像有人跟着我一样,小心翼翼的转过头,入目的是空荡荡的道路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

  可是我才刚转身,一只黄白相间的狸花猫就从我的脚前跑了过去,嘴里还发着如同小孩啼哭时的叫声,让刚刚放松下来的我吓了一跳了。

  跑了好几步,我才惊魂未定的转过身去,看到了三个男人站在不远处,其中一个还单脚站着,龇牙咧嘴的。

  没错,这三个人我都认识,都是我的小学同学,下午我们还一起打牌来着。

  张兵他们和我不一样,据说是初中毕业以后,就去外面给人打工了,这两年回来后,找了一帮子狐朋狗友开了个养猪场,也发了点小财,也是周围村里远近闻名的人物了。

  说完,我就准备离开,可是却被走近的王猛突然抓住了胳膊。

  他的话音刚落,已经包抄上来的三子和张兵同时发出了猥琐的笑容,张兵还向我伸出了手,说道:“你还别说,从小你就水灵,这两年在大城市,没少被人骑吧。”

  “嗷——”我这一脚又快又狠,王猛触不及防之下,直接弓成了个大虾样子,同时也松开了我的手的,我摆脱之后,趁着另外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惊慌的向前跑去。

  这个时候,缓过劲的王猛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,阴狠的看着我,又给我几巴掌。

  “去把灯点上,这破庙黑乎乎的,看不清啊。”迷迷糊糊的,我听到了张兵的声音。

 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把我拖城隍庙来了,这座城隍庙我小时候村里还祭拜,可是后来九几年连发两年大水,等水退了后,村头又修了个土地庙,渐渐的,这个城隍庙就荒废了。

  可能是惊慌过度,我的意识再次有些迷糊,隐约间,我感觉张兵被人从我身上拉开,我看见了一个身穿皂白长衫,长发被锦带束着的人影。

  我浑身上下都在疼,特别是那里,这个时候我杀了张兵和另外两个混蛋的心都有了。

  听我要报警抓张兵他们,我妈看我的眼神怪怪的,之后的话更是吓我一大跳。

  走到城隍庙附近的时候,他们看到已经荒废的城隍庙里居然点了灯,而且一路都没看到我,下意识的就觉得不好。

  这个变故当场就把我爸吓懵了,他的几个朋友也同样吓得不轻,因为张兵被踹倒后,脑袋就掉了下来,咕噜咕噜的滚到了供桌低下。

  我听我妈说完,吓的脸色惨白,张兵的脑袋掉了还好,可是王猛他们居然被自己的肠子勒死了,这差点又把我吓晕过去。

  我对他们三个真是恨到了骨子里去了,之前的恐慌也没有了,只觉得心里的气出了一大半了,不过他们死了我一点都不惋惜。

  警察也没有像电视里面那样喝问什么的,只是点了点头,就结束了对我的盘问。

  警察走了以后,我也就出院了,其实我身上没多大伤,也就一些擦伤,一些淤青,还霸占卫生院唯一的一张床也不好,所以警察走了没多久,我就和我妈回家了。

  第二天我起来后,感觉身上一点也不疼了,就和往常一样用手机看电视剧,奶奶坐在沙发上打毛线衣,而我妈一如既往的在厨房忙。

  葛家嫂子是我们村出了名的媒婆,因为人和气热情,还撮合了不少夫妻,所以在村子里面很受欢迎。

  葛大妈一下子笑了,她这一笑,本来就小的眼睛就更看不见了:“还能干吗,给你说媒啊,大妈不就是干这个的嘛。”

  按我们这里的规矩,媒婆把相片拿出来了,就要看,哪怕再不喜欢,也要看看,要不然就是对媒婆不尊重,人家下次就不给你说媒了。

  我看着看着就看入迷了,旁边的葛大妈一看,涂了口红的大嘴就裂开了,她知道我这是看中了那个男的了。

  “葛嫂子,你讲那么多,还没讲他的名字,还有是谁家的小子。”

  奶奶想了一下,隐约记得以前村子里面确实有一家姓魏的,也确实搬走了,就点了点头。

  她把红纸递给我奶奶,然后冲着门外面喊了两句,七八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就抬着几个大箱子走了进来,把大箱子整齐的放在门口后,又迅速的退了出去,快的我都没看清楚他们长什么样,只知道全部都是男的。

  最要命的是,我奶奶和妈妈居然没有感觉出来一点不对劲的样子。

  晃了晃发昏的脑袋,我身上的伤又开始疼了,也就懒得穿衣服,赤溜溜的跑到卫生间刷牙洗脸。

我妈絮絮叨叨的,可是我却像见了鬼一样,直愣愣的看着堆在墙角的各色红木盒子,这是我在梦里面看到的聘礼!